至死不渝是什么意思(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)

至死不渝是什么意思(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)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三月残花落更开,小檐日日燕飞来。

子规夜半犹啼血,不信东风唤不回。

这首《送春》,大概是这位孤绝的才子最为人熟知的一首作品吧,这位仅仅活了二十八岁的才子,留下的作品却不算少,十年的创作生涯,留下七十多篇文章,将近五百首诗词,这些诗词文章被后世赞誉良多,更被王安石将他的作品誉为“有叹苍生而垂泪之说”。

孤傲清高似乎是大多数诗人的通病,可这一位,绝对孤傲的让人有些心酸无奈。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五岁,父母双亡,姐弟两靠着邻里的接济勉强度日,而他,所有的空余时间,都在读书。十二岁,姐姐出嫁,本以为生活可以改善一点,可谁知十五岁的时候,姐夫又因病去世了,他毅然承担起了养育姐姐和外甥的重担。

而他选择的谋生方式更令人汗颜,这个年纪的他敢去应聘私塾先生,而且,居然被聘用了,一开始是教小孩子,两年之后,因为才名太盛,而被当地的大户束家请去教同龄人,而且,还教的让一家老小都很敬重,束氏一家也成了他一生的朋友。当然,他也很知道感恩,写下了这样的诗句。

君家兄弟贤,我见始惊夥。

文章露光芒,藏蕴包丛脞。

关门当自足,何暇更待我?

固知仁人心,姑欲恤穷饿。

——《答束孝先》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把别人教的考上了,他自己却坚决不愿意去考试,要知道,那个年代,考试可是寒门学子唯一的进身之阶,可他,就是不去,并且告诉大家,他就是志在贫贱,做官和富贵,会让读书人失了一身的清灵之气。

鲸豗海翻飞陆尘,铁房孤剑枯紫鳞。

挤排壮士仆不起,天公始自夸为神。

谁令夷路牙枿横,不拔不锄安得平。

长星作彗倘可假,出手为扫中原清。

——《偶感有闻》

清风无力屠得热,落日着翅飞上山。

人固已惧江海竭,天岂不惜河汉干?

昆仑之高有积雪,蓬莱之远有遗寒。

不能手提天下往,何忍身去游其间!

——《暑旱苦热》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这样的诗句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二十一岁的人写的,后人评价为“骨气老苍,识读高远”名满天下,这一年,他还写下了名篇《送穷文》,以泄心中苦闷:“自我之生,迄于于今,拘前迫后,失险堕深。举头碍天,伸足无地,重上小下,卒莫安置!刻瘠不肥,骨出见皮,冬燠常寒,昼短犹饥……”

二十二岁这一年,他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,当时三十三的王安石已经名满天下,可一见到他便惊为天人,赞道:“足下之材,浩乎沛然,非某之所能及”、“足下之行,学为君子而方不已”。两人书信往来频繁,成莫逆之交。经王安石推荐和传扬,他也开始逐渐为天下人所知,当时许多有声誉的文人学者开始与他投赠唱和,他的诗文也开始传抄流通,渐渐名声鹊起。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对于许多人来说,功成名就,每天有名人登门造访,有士绅大户送钱送物,这大概是人生得意之事。随着攀附之徒越来越多,这些人每日望风伺候,进誉献谀,让他不胜其烦,最后为了闭门谢客,直接写了一首诗在大门上:

纷纷闾巷士,看我复何为?

来则令我烦,去则我不思

从此大门紧闭,除了一二至交,其余人一概谢绝不见,没多久,他又陷入了孤苦清寂的生活,这一年,江淮地区爆发蝗灾,百姓苦不堪言,满目凄凉,他心中忧愤,写下名篇《梦蝗》。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二十四岁这年,高邮知军仰慕他的才华,几次邀请他去做学官,可这位孤傲的却回书道:“人固各有志,令志在贫贱,愿阁下怜其有志,全之不强。”为示决心更启程回了老家,老朋友束家收留了他,住了几个月,他又觉得白白受人恩惠,实在不好意思,于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辞别束家。

接下来的生活,可谓贫病交加,住的房子实在破败不堪了,他找了个工匠来帮他修葺,可工匠来了看看他实在太穷,料想他也给不出什么酬劳来,于是偷偷溜走了。

颓檐断柱不相缔,瓦坠散地梁架虚。

门无藩闑户不闭,时时犬彘入自居。

家无田食储,雀鼠非我仇,

朝出从人居,诗书讲前修。

——《暨阳居四首》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生活的困苦和身体的疾病交替折磨着他,让他精神开始颓丧,难以振作,这时候,他的贵人王安石来了,王安石几次反复的劝说自己的舅舅,终于说服舅舅,将自己的堂妹嫁给他,并帮他置馆讲学,才让他的生活终于安定下来。

次年,妻子怀孕,他过了几个月这一生最为幸福甜蜜的日子,可是接下来,脚气病却让他一病不起,年仅二十八岁便撒手人寰。

这一年里,似乎是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他开始反思自己短暂的一生,却并没有过多的哀叹,心中最觉得愧疚的,便是妻儿。

昼日苦卒卒,忽焉不加思。

长夜漫不眼,起复日所为。

所为浩多愧,不与初心期。

虚云圣贤学,实从世俗归。

虽耻犹奈何,长歌涕垂颐。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这位孤傲清高到让人扼腕叹息却又无可奈何的大才子,就是北宋大诗人——王令,初字钟美,后改字逢原。世称“广陵先生”。

他有他的坚持,也做到了言行一致,他的一生是凄苦的,可也是幸运的,有束氏一家这样的好友,有王安石这样不求回报只是处处为他着想的知己,而且,他的生命虽然短暂,创作的数量和成就却是许多活到七老八十的文人都望尘莫及的。

今天写王令,我并不赞同他的生活态度,可我钦佩他的为人,钦佩他能始终如一的保持初心,我也钦佩王安石,能这样的为一个朋友,他们的友谊,也为后人树立了一个让人仰望的高峰。

最后,再用一首王令的诗作为结尾吧,也是和大家共勉:

满目尘埃白日阴,皇天无命且深沉。

终当力卷沧溟水,来作人间十日霖。

——《龙池》

——老文(文俊壹)——老文说诗

有一种孤傲,叫至死不渝

敬告各位读者,由于头条号连续半个月来的推荐量都低得可怜,也正逢双节来临,本人将停更一段时间,特表歉意!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